褚非

移步置顶,一个屯文的地方,瞎写

是最喜欢的黑瓶本!!等的我好想哭

友人

是一个脑洞半成品,放在老福特屯着,预计会有系列文章,第一次写dover,ooc预警
↓↓↓
    我有一个很重要的友人,一声不吭的自杀了
    我是亚瑟·柯克兰,英国人,是一名自由撰稿人,我有一个朋友,弗朗西斯,自我介绍时自称只是小有名气的画家的人
    弗朗西斯和我很不对头,身为邻居却经常因为一些小事而吵起来。他会在我写作的时候闯进我的工作室,端着咖啡和画板,坐在窗下速写——,而我的绅士素养让我绝不会做这种没有礼貌的事,但我也不会因此而让每日的下午茶少了他的那一份。
    因为他会在哪个时候为我讲述他的故乡法国,那个浪漫的国度。
    弗朗西斯是个画家,名副其实的知名画家,他告诉我
他成名于巴黎,出生在普罗旺斯,那个薰衣草之乡。
    他擅长写实画。 某次无意中看到他正在作画不得不说,他专注绘画时很好看。
    我对美术没有什么天赋,在弗朗西斯第不知道多少次试图教我画画后告诉我“亲爱的亚蒂,我想你并不适合绘画”其实我早就劝他放弃了,但在这件事上他有些意外的执着。
    我曾评价过他的画有种古典的韵味,然后弗朗西斯就会反驳我,说我不懂艺术,他真的很喜欢和我对着干,和教我画画这事一样莫名的执着。
    然后我就会威胁他,不给他准备下午茶,毕竟他对我泡的红茶还是很喜欢的。
    “你不会”
我还记得他是笑着说这句话的,“因为你无法抗拒我的茶点,我也无法抗拒你的红茶,不是么?”
    他的话我无法反驳,他的茶点确实十分美味,搭配红茶来做下午茶,实在是美味。
    弗朗西斯会在心情好点时候喝着红茶,给我讲着他记忆中的巴黎。他出生在初秋,树叶开始落下的时候。弗朗西斯的父亲是个绘画老师,出生于这样的家庭的他从小就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跟随着父亲在法国参加各种比赛,小小年纪就有了一些名气。
    二十四岁大学毕业的弗朗西斯选择了前往伦敦发展,其实我并不是很明白,他在巴黎或许会有更好的发展机会,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来伦敦,甚至还在这定居了下来。他没有告诉我,我也不会主动问,或许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我还记得他的成名作,《薰衣草》那是大片大片的薰衣草花田,弗朗西斯告诉我,那是他在普罗旺斯的家的后山上的花田,属于一户人家,他与那户人家的孩子一起长大,小时候经常跑去花田里写生。
    我与他相识于伦敦的雨天,我从报社里出来,见雨下的大,下午也没有要紧的事,便在报社前避雨,与我站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浑身有些湿漉漉的金发男人,看上去很年轻,那就是弗朗西斯。我看他身上快湿透了却还紧紧的抱着胸口的画板,画板是干净的上面没有被雨淋湿,便知道他很爱惜这个画板,便递给了他一包纸巾“擦一擦头上的水吧,滴到画板上可就不好了。”,他有些错愕,但很快的接下了纸巾,并向我点头致谢“谢谢您先生,您帮我大忙了。”
    再次见面是在第二天的下午,许久没有被使用几乎要当成摆设的门铃想起时,我是有些惊讶的,在我打开门后,这个惊讶变成了双重的。
    我看到了那个在报社下一起避雨的金发男人。
    “您好先生,又见面了,我是您的新邻居弗朗西斯,法国人,是一个画家,这是我做的点心,请您收下吧。”
    我可从来没有想到,我们居然有缘成为了邻居,而且这邻居,一做就是六年。
    “您好,我是亚瑟”
    我和他的关系渐渐密切起来,我们一起度过美好的下午茶时间,一起参加活动,他邀请我参加他的画展,我将我写的书第一时间送给他了,就这样,我们成为了密友。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当我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我被自己吓了一跳,但我并不为此感到惊讶,我很早就意识到我在渐渐的依赖他。
    直到最后我也没有告诉他这件事,他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我不想因此而失去他。
    弗朗西斯有一组画知名度很高,是的,《巴黎》。这组画让他获得了非常多的奖项,为此他有一段时间总是到处跑,我们的下午茶时间也因此只剩我一个人,我有些不快,却也不好明确表达。
    《巴黎》最后一次展览是在伦敦,弗朗西斯邀请了我与他一起去,时间在一周后,我答应了,实际上只要是他的邀请,我都不会拒绝。
    在我的记忆中,我曾说我想看看他最满意的话,但他总是说再等等,再等等。后来有一天,他告诉我“完成了”
    那是他的绝笔,他去世了,是自杀
    第一个发现的人是我,我们在那天要去画展,已经过了时间了我见他一直没来找我便去找他。他家的门没有关,门锁不是撬开的,我突然感到一阵慌张,想也不想的就冲了进去。
    他坐在沙发上,头歪着,像是睡着了一样——如果他的胸口有起伏的话。白色的药瓶被他握在手里,白色的药片洒了一地,我看到了药瓶上的标签,那是安眠药。
    我看到遗书摆在桌子上,白瓷花瓶将纸压在桌上,花瓶上还插着几天前我们去公园摘下的花。在画室里我看到了他口中最满意的画,那是一个男人,画被他很好的裱了起来。画室被他收拾的很干净,和平时乱糟糟的样子完全不一样,被他裱起来的画放在正中间,左下角还贴着一个纸条。
    画上的男人是我,纸条上写着“致爱,致亚瑟·柯克兰”

如果有人要打吴邪

文不对题系列
ooc预警
手机码字格式不会搞
第一次动手写盗笔的文
梗是网易云让酒的热评
“胖子说过,要分清吴邪很简单,你扇他一巴掌,破口大骂的是盗墓笔记里的吴邪,回扇你一巴掌的是藏海花里的吴邪,用枪指着你的是沙海里的吴邪。”

↓↓↓
咱的天真

       这段时间我们三个为了找线索在全国各地跑来跑去,好不容易找到线索了结果是个凶斗。我们跑出来的时候墓里的机关启动了,整个墓都在晃动,灰尘碎石像雨一样,我来不及反应吸了不少尘,咳嗽的时候血沫子跟不要钱一样往外跑,胖子一出来就甩下背包坐在地上大口喘气,我们三个人有些狼狈的躲在树下。

       等缓过神准备把胖子拉起来,我突然感觉耳边凉嗖嗖的,楞了一下,回过神来就看到我的脸旁停着一个手,闷油瓶抓着那只手的手腕,我才意识到,这凉嗖嗖的是因为有人要打我。胖子趁这时候从地上爬了起来,和那人勾肩搭背道,“说吧,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打我们的天真?”

咱的沙海邪

      离小哥从青铜门出来还有一两年,我跟着胖子去了西湖边散步。

       胖子难得来杭州一趟,我跟着他去楼外楼吃了一顿,酒倒是被他拦着没喝多少。我们从楼外楼出来顺着西湖小道走着,还没黄昏,西湖小道没有路灯,我也不计较,和胖子抽着烟慢慢走着。

       天色越来越黑,胖子也难得没有说话只是跟着我慢慢走。然后我们靠在小道的栏杆上一边抽烟一边看着这人来人往很是热闹的小道一搭有一搭没的聊,怀念着过去。

       天黑了,小道的路灯“啪”的一声亮了,突如其来的光线刺的我眼睛生疼,下意识的想伸手遮光,胖子却先一步伸手挡在了我面前,然后我听见了刀子落地的声音。抬头就看见一人被胖子捏着手腕,刀子掉在我脚边,这人明显是想来做掉我的。

       我拾起刀在手上打了个圈,笑着拍拍那人的肩膀,“你三爷现在的脾气可没以前的好,说吧,谁让你来的?”

咱的重启邪

       自从汪家清洗计划完成,整个九门都变了天,现在道上的人见了我都喊一声“吴小佛爷”,搞得我还有些不适应,好不容易我适应了,吴家又已经很久不管道上的事了,大概算个黑白通吃 ,东西我也大多扔给王盟做,现在王盟也成长起来了,我也放心让他插手。

       从长白山接回小哥后大伙就经常跑去雨村小聚,就是总是凑不到一起,这次不是小花还在北京忙事务,下次就是小哥又不知道跑哪去了,倒是每次都在的我看上去特别游手好闲。

       今年八一七撞了七夕,我一时兴起定了机票没跟任何人讲就拉着行李就去了福建,飞机落地到了外边我掏出手机打算打车去雨村,毕竟村子有点偏僻。还没等我按亮屏幕,就听见有人在喊我。

       是胖子的声音,我回头,看见胖子也拉着行李箱,手上还夹着机票,显然也是刚下飞机。他旁边还站着俩人,是小花和秀秀。胖子说他下飞机在机场外边正巧遇见了,一打听也是去雨村,就顺路一起走了,没想到还撞见了这一幕。我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听雷这事我也闹了笑话。

        “今儿吹的什么风把你们都吹来了,哟吼,这次来的够齐的啊”是瞎子,我看见小花晃了晃手机,就明白瞎子是他叫来接机的。

       我正想搭话,就看见一人直冲冲的往我这来,手上好像还拿着什么,到我身边了举起那玩意就冲我砍。我侧身躲过抓住他的手腕一扭,刀子落地,就把人给擒住了。我有些纳闷,这什么情况,现在出门打/劫的都觉得我好下手?

       “哟,咱的天真长大咯。”胖子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我愣了愣,突然想起,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是小哥帮我拦着那人,第二次是胖子在身边,这第三次,是我自己。

置顶3.0

我,褚非,写手一个再学画画的假画手一个
刀子爱好者,日常跳坑吃各种安利
ky退散,有事私聊
↓↓↓原著
郑轩/柳非/喻郑
弗朗西斯/恶友/dover
解语花/黑瞎子/王盟/小三角/花邪花/黑花黑/邪盟邪
上鸣电气/轰焦冻/相泽消太/轰爆轰/上耳/爆豪派阀
↓↓↓剧版人物形象
罗雀/坎肩/瞎子/吴邪/小三角/王盟
↓↓↓关于cp
除了瓶邪我更喜欢吃友情向外不主动磕
所有同人里我都偏爱友情向
盗笔偏爱下斗文,喜欢盗笔任何时期的任何人
永远喜欢各种爆豪派阀,
不吃任何出相关aph/全职/盗笔
最近爬回盗笔,入圈三年年一度被怀疑是刚入圈的
我爱铁三角和小三角,是心头肉

不就是产粮吗,谁不会
对不起我画画太丑辣你们眼睛了

你眼中的星辰

雷卡#你眼中的星辰
突然想到的梗,码着写下来
大半夜爆肝码文,码完还要排班十分心累,困死了,王杰希生贺后大概恢复状态开始还债,反正我的中考成绩还没放榜能还一篇是一篇
人物拿捏并不好,在这里道个歉,会努力的,ooc严重慎入

          卡米尔是个私生子,他的母亲早早就去世了,留他一人孤独的活着。“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父亲。”他是这么说的。
          后来他被皇族的人寻到接了回去,被告知自己的身上留着皇族的血,是皇室的人。
那又如何。
          他沉默着,仍有些迷茫的被佣人带着左拐右拐,最后停在一个房间前,他知道,这便是他以后的家了。

          卡米尔的围巾被踩的很脏,身上有好几处淤青,浑身脏兮兮的倒像个小丑一般,孩子们大声的嘲笑着他,嘲笑他是私生子,是寄人篱下的私生子。
          “是谁允许你们欺负他的?”
          嘲笑的声音戛然而止,卡米尔抬头望去,来者只有一人,胸前挂着属于皇子的徽章,被人挡住视线看不清是哪一位皇子。
          原来是皇子么,卡米尔这么想着。
          欺负他的孩子们喊着“是三皇子!快跑啊”,然后落荒而逃。
          “你没事吧?”雷狮把手伸向卡米尔,光照在他身上很是刺眼,卡米尔眯着眼瞧见了三皇子雷狮的面容,一双紫色的双眸在光的照耀下仿佛有万千星辰在内闪耀。
          卡米尔看呆了,视线被雷狮的紫眸深深的吸引住。雷狮看着卡米尔怔怔的看着自己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摸了摸脸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劲,再看看这人已经自己站起身来,自顾自的整理衣服。
雷狮正打算离开,便听见卡米尔小声的说了句谢谢,再回头看去,已经往他的房间走了。
          “有趣。”雷狮带着玩味的笑容念到。
          雷狮猛的睁开双眼,入目一片昏暗,腰间传来阵阵刺痛,似乎还有温热的液体流下。
顾不上伤口他便挣扎着爬起来向前奔去,这里的大赛新开放的地方,未知即使最可怕的,本着来新区域玩玩的想法本就没带足够的疗伤药剂。
         巨龙的出现十分突然,伴随着一声巨吼,以巨龙自身为中心形成一个巨大的龙卷风,凝聚成一道道风刃向他们袭来。
         风刃胡乱的攻击,碎石四处飞散,雷狮一个跃起,雷神之锤聚起雷电狠狠的往巨龙头上砸去。
         巨龙轰然倒地,他们收到了积分提示,地面却因巨龙倒地导致的重力开裂,然后向下掉去。
          雷狮在不远处找到了佩利和帕洛斯,却唯独没有看到卡米尔,他有些着急。
          卡米尔一醒来就看到安迷修放大的脸,他立即起身,然后对视。
          真尴尬……
          该说些什么呢……,安迷修尴尬的看着卡米尔,而卡米尔却把视线放在了另一边。
          “卡米尔!”雷狮和佩利帕洛斯急匆匆的跑到这里,“大哥,我没事”卡米尔对上了雷狮关切的眼神,然后任由雷狮摆弄直至确定他真的没事。
          “安迷修你怎么在这里!”
          “我也想问你呢恶党,新区域刚刚开放你就带着人过来想干什么?”
          “你不也过来了吗我还想问你呢笨蛋骑士!”
          “你说谁是笨蛋骑士!”
          “我说你!”
…………
          卡米尔看着雷狮生气的侧颜,默不作声。
          早在跟随雷狮逃出雷王星时,卡米尔便发誓要跟随雷狮走遍他想去的地方
          更早在雷狮十五岁时,他的父皇亲手为他戴上属于他三皇子的皇冠时,那熠熠生辉的紫瞳与他头上的皇冠,卡米尔便认定——
          你就是我的王,我甘愿为臣

于郑r18/无题

这是一篇我卡了N久的肉
我不应该立flag的
上车打卡√原
链接失效,补档

https://m.weibo.cn/5538362714/4145028861776954